我读福尔摩斯小说全集(二):华生究竟受了几处伤?

华生

看到知乎上有同学对华生所受的伤纠结不清,因为在影视作品上华生经常行走如飞嘛。但如果看原著的话,柯南道尔清楚地告诉我们,华生身上有两处伤,明确地说,两处都是枪伤——在阿富汗服役参战时,被敌人的滑膛枪子弹所击伤的。

《血字的研究》伊始,即是约翰.华生的自我回忆,说他自己在阿富汗时参加了迈旺德决战,肩部中了一枪,被滑膛枪子弹打穿了肩胛骨,擦着锁骨下动脉穿过。还好被勤务兵所救捡回一条命,要不就成了异教徒的刀下之鬼了。

不知晓这段19世纪末期的英国历史究竟为何,或许就像历史上的十字军东征那样吧,组织军队跑到别人的国度,却又称别人为异教徒,悍然在对方的土地上发动战争,却又自称正义的一方。

另外在《四签名》及其他一些短篇中,又提到华生受伤的位置是腿部,也是给滑膛枪子弹打穿,不过不碍行走,只是碰到天气变化(如由暖转寒)时,会有酸痛的困扰。所以呢,影视剧里华生行走如飞,这没什么不对。

那会不会是柯南道尔自己在写作时搞错了呢?或许存有这样的可能吧。不过咱不是福尔摩斯,喜欢干这些推理演绎的事。管他华生是一处受伤还是两处受伤,随它去吧,阅读好的故事才是重点。

这篇文章对俺有帮助,打赏犒劳下作者吧〜

本文链接:肖运华 » 创意写作.文艺不青年 » 我读福尔摩斯小说全集(二):华生究竟受了几处伤?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xiaoyunhua.com/3105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