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印记:二沙岛

我对于广州最初的印象,其实是始于二沙岛。

十年前,我就到过一次二沙岛。那时我还不到十八岁,怀着第一次出远门时那种紧张和憧憬的心情,我踏上了异乡的土地,因为与我同行的J要去黄埔区找他的亲戚,我就陪他先去了一趟黄埔,不巧的是,他的亲戚因为工作的缘故,到二沙岛出差了,因此我们也就辗转来到二沙岛。

那时的二沙岛,留给我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,记得到的时候,已是日头偏西,一条桥横跨在江面上,桥上正在施工,机器的轰鸣声不绝于耳。从桥上往下看去,是混浊的江面,上面停着几艘货船,虽然大小不一,可船身都显得破旧;太阳的光辉逐渐从江面上暗淡下去,在我眼中所看到的,是一幅灰色和陈旧的画卷。

在路人的指引下,我们沿着桥一直前行,走过了正在修建的星海音乐厅,走过了一排排刚修好的洋式别墅,碰到一拔又一拔的建筑工人,一直走到腿软脚麻,一直走到夜幕降临,终于在一处施工工地上找到了他的亲戚。

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却让我难以忘怀,首先,那天晚上我吃到了对我来说这个世界上感觉最营养丰富的饭菜——白米饭、鲜鱼,青菜、海鲜和一些不知名的动 植物,全部盛在一个大碗里,这其实只是房地产公司一顿普通的工作餐而已,但当时吃在我在嘴里,那种感觉——现在回想起来,不管是生猛海鲜、还是金银燕窝, 都再也找不回那种感觉了。吃饭的过程中,J的亲戚与我们聊天,内容不多,只是问了些家里的情况,简单地说了些自己的事,只是到最后,他说了一句令我无法忘掉的话——他告诉我们,他说:这是一个物质的世界。

因为是夏天,吃过饭后,天还没有完全暗下来,我们走出工地,来到江边,沿着江水看过去,是一排排整齐的楼房,许多房子里亮起了温暖的灯,在江面的水波里轻轻晃动,顺着江水,我的视线转向右侧,一座大桥横跨整个江面,车在桥上疾驰而过,我不知道桥通往何方,也不知道车开往何方,我的眼睛变得有些迷蒙, 我突然有所意识:这个二沙岛,有如一座荒岛,将我隔绝于城市之外,就像我不知道桥上的车开往哪里一样,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,我该去向何方?站在岛上,我有一种格格不入、甚至被世界遗忘的茫然失措感,这是我离开家乡,第一次与异乡城市接触时所获得的直接感受。

现在,我有幸再次来到广州,我知道那个当年我叫不出名字的桥其实就是广州大桥。每当我坐车从海印桥上经过的时候,我也知道珠江中间那个江水环绕、众星捧月的小岛就是二沙岛,它静立于水中央,显得清秀而美丽。终于,在一个工作的闲暇日,我再次登上了这个小岛。

现在的二沙岛,和过去相比,早已是脱胎换骨,当年的机器轰鸣声已不再闻,迎接你的只是二沙岛的娴静,桥面已经加阔,而且通了公交,走在桥上,一路看过去,整个岛上绿树成荫,美丽安静,已经成了人间天堂。

行走在二沙岛上,随处可见它的美丽:现代化的楼房掩蔽在树叶的阴郁里,轻灵悠扬的钢琴声随处可闻,偶尔也会见到几个在路边树底下拿衣服垫背、蜷身伏地睡觉的建筑工人,才会察觉出这个美丽岛上当年那些建设者们的些许踪影,只是,他们用汗水所搭建的楼房,却没有一砖一瓦是属于他们的,二沙岛已不再是座孤岛,可是他们却已经被二沙岛所遗忘,二沙岛的变化日新月异,可是,这个“物质的世界”却从来就不曾改变过!(韵华 2005)

这篇文章对俺有帮助,打赏犒劳下作者吧〜

本文链接:肖运华 » 创意写作.文艺不青年 » 广州印记:二沙岛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xiaoyunhua.com/879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